哲奈奈奈奈奈

反讽文手复健

心理健康教育课有百分之十的分数是心理健康测评量表……
我??????这是不想让我得分???
于是我发自内心地瞎瘠薄填了一遍,硬把自己掰成了正常人
————————
隔壁寝的小姐姐看到我的药盒子:天啊你怎么会有病呢你看起来就是一个沙雕网友啊!
我…我有病跟我做一个沙雕网友,有冲突吗?瑟瑟发抖.jpg.
时间太久了习惯了而已,而且如果我让你们每个人都看出来我有病,那我岂不是得继续去灌药住院???我可不想去连WiFi都没有的地方
————————
部门去通宵聚会唱k蹦迪,我陪着她们嗨,一个关系一般仅限于认识的小姐姐端着酒杯就坐过来了。她说,能不能告诉我你都发生了什么?你在喝酒唱歌,但是你看起来真的很孤独很绝望。
……小姐姐你眼睛真毒,我服你。
然后就哭了啊,好在场面太嗨了没别人发现我。
————————
今天要扎针
————————
辅导员还没有把我的病历还给我…
————————
再当一周的沙雕网友吧!
————————
溜了。大家都要加油鸭

不知道是第几个晚上
刚才吞了一板米氮平
求求你让我睡着吧ballball你了

现在开始的奈奈不想自残了
不想被看异类的目光包围
用纹身贴遮住所有的伤疤
放弃用药,依旧无时无刻不想放弃自己
大概继续假笑着度过每一天才是稳妥的吧
我还是愿作茧自缚

我幼时曾问过,所以说,只要发生了糟糕的事,就是我的错误对吗
他们给我的答案是肯定的
因此我从小就将这句话铭记在心
这大概就是一切的开端吧
一直延续到十几年后的今日
未知的污垢?啊,是我的问题
坍塌的花架?对不起,我错了
地上的垃圾?抱歉
伤痕?对不起,我不应该让你们感受到威胁
十八岁的小孩子怎么能有权利置气呢?怎么能有压过父母的尊严呢?怎么能反驳呢?
我曾经以为他们是我唯一得到拯救的钥匙
直到我发现他们更愿意接受那个压抑的,病态的,无法排解的,乖巧的我
我真的很想结束这种痛苦

文字,语言,奖状,一个个都受到否认
有个女孩子还哭了
所以说啊我总是把一切都搞砸
还曾经因为那些废纸洋洋自得
也不仔细想想曾经做的那些愚蠢的事
和过去告别吧

放假了
每天装出一副没有考试压力啦我现在好轻松好愉快的样子
群管理说我每天不怎么说话一副丧得要死的样子,说起来真的,群里的气氛也被我带的沉重了…于是继续装作轻松愉快的样子
每天都跑到公园去坐跳楼机,似乎是享受上了那种失重状态下大脑一片空白的感觉
似乎还染上了酒瘾…但是大概是运气好吧,坐在楼顶喝完半打啤酒依旧没有感觉,走之前还把易拉罐排列整齐放在围栏边上
每次去楼顶都是偷偷摸摸去的,他们不让我靠近任何有风险的地方,告诉过他们了我是很想死但是我智商没问题,十几层楼的楼顶我压根翻不过那个跟我差不多高的围栏,五楼跳下去也死不了人,现在的医疗水平就算我把手臂全割了把两盒药都吃了也会把我救回来,把门锁住的话我的动作绝对没有我爸开锁的速度快,我脑子挺清楚的,但是大概没人听吧
学妹拉着我办了健身卡,让我多运动转移注意力,但愿吧
有点想尝试一下吸烟了
大概正在自甘堕落
晚安

高考第一天
害怕到干呕
答完语文突然发病,爆哭,拿起小刀对着手臂就是一下
好在没有人看见
大家都在互相鼓励互相支持,只有我……
也只有我
我当不起那些满含善意的话语

重度抑郁,人格分裂倾向
直接被丢去特护隔离住院
感谢高考又让我跑了出来
住院部没有WiFi……
而且伙食还贼差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