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奈奈奈奈奈

我幼时曾问过,所以说,只要发生了糟糕的事,就是我的错误对吗
他们给我的答案是肯定的
因此我从小就将这句话铭记在心
这大概就是一切的开端吧
一直延续到十几年后的今日
未知的污垢?啊,是我的问题
坍塌的花架?对不起,我错了
地上的垃圾?抱歉
伤痕?对不起,我不应该让你们感受到威胁
十八岁的小孩子怎么能有权利置气呢?怎么能有压过父母的尊严呢?怎么能反驳呢?
我曾经以为他们是我唯一得到拯救的钥匙
直到我发现他们更愿意接受那个压抑的,病态的,无法排解的,乖巧的我
我真的很想结束这种痛苦

评论